当前位置:首页 > 苏联解体

戈尔巴乔夫、叶利钦篡改历史教科书加速苏联崩溃

2015-04-26  作者:整理  来源:红色故乡  

  原标题:俄罗斯修改历史教科书背后 : 尽一切努力重温大国梦

  作者:陈祥

  “我们的历史教科书,将补上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的历史事件”,普京在俄乌冲突期间信誓旦旦地说。更早在2014年初,普京接见国家历史教科书修改工作委员会成员,再次强调了他对历史教科书修改的原则性意见,要坚决反对各种挑衅国家历史的行为。时值该委员会正在编写新的俄罗斯历史教科书标准,至今未完成。

  从苏联末期至今,历史教科书已经成为了俄罗斯政治的晴雨表。苏联解体后,俄罗斯不再有统一编写的历史教科书,各版本观点各异,顺应民意的普京不仅要在教科书上推动爱国主义并重温大国梦,他还有更多的雄心壮志。

  2014年,普京多次强调要在2015年隆重纪念“伟大的卫国战争”胜利70周年,以回击周边国家一边倒批评苏联在二战中扮演的角色。不出所料,俄罗斯在此问题上遭受的最近一次打击是2015年1月27日,波兰纪念奥斯维辛集中营解放70周年,普京不在邀请名单之列,以往他皆被邀请,这被外界解释成波兰冷落俄罗斯。

  苏联红军在解放奥斯维辛集中营的同时,于波兰建立起苏式政权,更何况苏联红军曾和德军在波兰会师,这对于波兰是痛苦的记忆。受此刺激,俄罗斯的历史教科书修订和历史纪念活动,必将在今年掀起更大热潮。

  修史背后的大国梦

  2007年召开的俄罗斯全国社会科学教科书会议,专门讨论了历史教科书问题。出席会议的普京表达了对历史教学的不满,指出历史教科书在内的社会科学领域教科书存在诸多弊端。普京认为俄罗斯迄今没有一部深入、客观反映当代俄罗斯史的教材,没有属于自己的历史叙述体系。会议达成共识,从今以后,历史教材只有经过俄科学院和教育科学院的专家鉴定委员会认可,才能获得推荐资格。

  会议上推出的一本新编教师参考书《当代俄罗斯史(1945-2006)》引起外界关注。不同于以往否定苏联史的教材,它赞扬了苏联的辉煌成就,认为苏联史瑕不掩瑜。更早在普京第一个任期内的2003年,他授意将伊戈尔·多卢茨基编写的高中教科书《20世纪祖国史》从联邦推荐书目中剔除,官方理由是该书存在偏见。对历史教科书的一杀一捧,先后发生在普京两个任期内。在普京第三个任期内,他一改治标不治本的模式,决意全国统一编写历史教科书,但遭到不小的反对,最终妥协成编写统一纲领。

  但正式就任总统前,普京曾于1999年底发表文章《千年之交的俄罗斯》,文中这样概述苏联历史:“几乎在70年时期里,我们一直行走在脱离人类文明康庄大道的死胡同里。”他还提出解决之道,“只有把市场经济和民主的普遍原则同俄罗斯现实有机地结合起来,我们才能指望应有的未来。”

  普京还有另一面,“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我是苏联爱国主义教育的成功典型。”他执政后的口头禅之一是,俄罗斯必须是大国、强国。这迎合了变化中的民意,普京执政这些年恰逢石油和天然气价格上升,俄罗斯靠卖丰富的油气资源促使经济复兴,强国强军便成为国人在构建新国家认同时的重要内容。

  普京倡导爱国主义,并不意味着回归苏联道路。就任总统的第一年,普京在访问巴黎时瞻仰了白俄(十月革命后流亡国外的俄罗斯人)墓地,左翼评论认定此举证明了普京“在苏维埃时代可能是一个隐蔽的‘白卫军’”。普京还支持重新安葬白军着名将领邓尼金。

  2008年电影《无畏上将高尔察克》取得票房成功,白军的另一位着名领袖高尔察克成为全国上下纪念的对象。对于久加诺夫领导下的俄共,普京的立场是不能忽视共产党的票仓,但会通过坚持民主和市场及取得的现实成果来争取共产党的选民,普京多次希望俄共放弃纲领和意识形态中的激进成分,进而向社会民主主义靠拢。

  作为重建国家认同的一个重要手段,普京在2000年通过国歌修改法案,苏联国歌《牢不可破的联盟》回归,旋律照旧,歌词重写。有意思的是,2000年十位最优秀的社会活动家、俄罗斯“世纪人物”排名中,列宁居首位,斯大林占第二位,萨哈罗夫和索尔仁尼琴分别占第六和第九名,可见俄罗斯人的价值标准差异不小。不过,当斯大林和苏联时代重新被更多人以各种目的缅怀时,沙皇和东正教更加征服人心。

  邻国清算历史旧账

  除了营造大国梦之外,俄罗斯近些年遭受了周边国家在历史问题上的围攻。2007年欧洲议会通过“批判共产主义的决议”,欧美力挺波罗的海各国在历史问题上批评俄罗斯。2007年4月,爱沙尼亚首都塔林市的苏军解放塔林纪念碑被移除。2008年,立陶宛政府要求俄罗斯承认苏联侵略的事实,并赔偿280亿美元损失费。波罗的海三国在被苏联吞并前经济、文化皆十分发达,故对本国的苏联岁月充满了仇恨。

  此外,与苏联接壤的格鲁吉亚和乌克兰,也走在前各加盟国清算苏联时期历史旧账的前列。斯大林的故乡格鲁吉亚,建成苏联占领时期纪念馆,属于国家博物馆的一部分,主要纪念死于大清洗的本国人。2008年奥运前夕,格俄两国爆发南奥塞梯战争。2008年底,乌克兰要求联合国大会审理苏联1930年代在乌制造的大饥荒,希望定性为种族屠杀。2014年乌克兰和俄罗斯爆发武装冲突,至今仍在交火。

  作为对策,俄罗斯2009年成立总统下属机构“反击篡改历史行为的委员会”。紧接着,梅德韦杰夫总统将2012年定为“俄罗斯历史年”,政府投钱开展一系列历史纪念活动。

  “胜利60周年纪念日,应当成为俄罗斯在当代世界威望日益提高的展示,它是历史继承性的象征以及在21世纪取得成就的保证。”俄罗斯着名历史学家罗伊·梅德韦杰夫在2005年的说法,代表了广大俄罗斯选民的观点。故普京、梅德韦杰夫所做无非是迎合正常民意,任何政党想要在选举中获胜,都必须高举爱国主义、温和民族主义的旗帜。

  2012年底,普京在国情咨文里说:“2012年作为俄罗斯历史年正在结束。但是,对祖国历史、教育和科学项目的重视不应削弱。”俄罗斯的二战纪念活动持续不断,2013年是斯大林格勒战役胜利70周年,2015年则又是一个纪念高潮。

  修史曾加速苏联崩溃

  大陆官方学者在苏东剧变后不久,就精确归纳总结出苏联失败的原因,罪魁祸首在于戈尔巴乔夫,他的改革失控导致了大崩溃。通过修改历史教科书来否定苏共的历史,便是戈尔巴乔夫错误改革的一大罪证。

  从上世纪90年代初期至今,大陆官方学者一直坚持声称,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是西方世界“和平演变”的利器。他们认为戈尔巴乔夫在1980年代中后期推出思想上的“公开性”、外交“新思维”、政改“民主化”政策是失当的,“公开性”新政策直接带动了“反思历史”、“清算历史”的热潮。

  苏联时代的历史教科书对1940年代之前的解释,以《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为史实和史论基础。这本出版于1938年的书在苏联历史上居极其重要的地位,它严格按照斯大林的旨意来重述苏联史和苏共史。可以说,它是苏共意识形态的主要支撑之一,却被戈尔巴乔夫毁了。

  1986年11月,戈尔巴乔夫在全苏社会科学教研室主任会议上痛斥历史教科书存在公式主义、教条主义和形式主义的弊病,他要求重编教科书。作为对最高领导人指示的回应,历史教学、宣传、研究机构陷入了低潮。高校的党史、国际共运、科学社会主义教研室纷纷关闭或更名,课程被取消,教师多改授西方哲学、西方政治学等科目。

  课程改革最大的标志性事件,乃教育部于1988年6月取消了该学期的中小学历史课程考试,因过去教科书上的历史解释全被推翻,教师和学生都手足无措。1989年,政府干脆将中学马列课改为“社会与人”。

  “苏联历史中不应该有被遗忘的人物和空白点。”戈尔巴乔夫在1987年1月说,此后多次强调不应该遮掩苏联历史。一旦党放弃了制定和捍卫历史话语权,大量反思苏联史的文章必然爆炸性地出现在报纸、杂志、电视、书籍上,原本受严控的档案文件大量公开,更促使历史被重新解读。

  同时,由多个单位组成的“纪念”历史教育协会,在全国促进历史案件的平反,它还为苏联历史的受害者建立纪念碑。宣传与行动双管齐下,苏联社会上下盛行重新看待历史热潮,列宁塑像被破坏,博物馆里的红色展品被移除,城市、街道、公园、企业等纷纷改名,去除与共产主义的联系。

  新的历史叙事,截然有别于过去官方通过教科书和宣传体系灌输的那一套说辞。推倒重来的历史解释愈演愈烈,最初是批评斯大林,逐渐变成否定斯大林时代的苏联体制,最终否定社会主义和苏联的源头十月革命。在大陆学界的苏联体制拥护者们看来,这全是妖魔化苏联历史的内容,属于历史翻案和社会复辟,最终导致社会思想混乱,从而在思想上推动苏共的灭亡。

戈尔巴乔夫 叶利钦.jpg

  “由一种意识形态占垄断地位的时代一去不复返”,叶利钦的理念比戈尔巴乔夫更直接,他在整个教育界推行“非政治化”和“非意识形态化”。1994年12月,教育部明确提出废除人文学科教学上的国家意识形态垄断,实现研究历史概念方法的多样性,更新历史教育内容。故叶利钦时代的俄罗斯历史教科书不再有一个统一版本,形形色色的版本多是批评苏联史,而普京欲终结这一现象。

  记者/陈祥

  本文刊载于《凤凰周刊》2015年第6期总第535期


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红色故乡网观点。 如将本文用于其他媒体出版, 请与作者联系。
  • 点击月榜
扫描关注公众号 关闭